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盾铁】论仿生科技影不影响谈恋爱(一发完)

私设:

底特律·变人AU!

仿生人tony,和仍然是帅气美国队长的我们的大盾盾。

他们是彼此的,OOC都是我的,顺便,快餐文万岁——!!(你

大盾盾生快!两小时爆肝文一篇,在盾铁的圈子试探!

我写出来的都是什么鬼东西啊啊啊啊

梗概:

“你没必要假装没有被感染。”Steve直视着他的仿生人,漂亮的蓝眼睛里风暴将至,“因为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

Tony觉得自己的处理系统有点过载。

 

 

底特律仿生人政变的时候Steve正领着一队神盾特工在莫斯科九头蛇的某一个基地做情报收集工作。

说起来也挺奇妙,接到消息的那会儿他刚刚把最后一个特工甩上悬停的直升机,而脚下的九头蛇基地正吼叫混合着爆炸声火光冲天——这次行动不算太成功,他们一小队的人作为先锋探查穿着九头蛇的制服,才刚进入地下就遭到了对方的猛烈攻击,显然是有人走漏了风声,目前他们正准备回母舰上重新计划进攻。

这意味着暂时拿不到该有的情报,任务时间必须延长,而Steve心情不是太好——美国队长面对不顺的时候还是有点脾气的。

他前滚躲开流弹并流畅地把盾牌卡到背后的吸扣里,踩着建筑高起的碎石板,三两步向前奋力一下跳跃起来单手紧紧抓住了直升机的爬架。

就是这个时候耳机里复仇者的私人频道发出了滴滴的传呼声,Steve按了一下耳机:

“Steve Rogers,请讲。”

“队长。”传来的是Bruce Banner有点焦急的声音,他听起来正在跑动,“刚刚接到消息说底特律出事了——而我猜测Tony需要你。”

事后很久Steve还是很难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愤怒焦躁占多数,后悔不安占少数,感觉像是他跳了快90年的心脏一瞬间被人掐得死死的,所有的血液都在朝大脑涌过去。最后把他从纷杂的情绪中唤醒的是耳机里发出的刺耳滋啦电流声,于是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忘了控制力道,把微型耳机掐坏了。

“抱歉,你们先回去吧!”

Rogers一边抬头对着直升机里的人吼,干脆利落地把耳机摘出来扔了,在神盾的特工们来得及阻止之前松开了手,落回了九头蛇建筑顶端的残砖瓦砾上。他没有从背后拿出盾牌,只是踩在坚硬的砖石上,一步步向前,赤手空拳地走。

“Alright.”他活动着手腕和手指,“Bring it on.”

 


让我们切回正题。

Tony Stark是什么?

如果你要去查政府资料(且有能力骇进高保密系统),那么你一定会找到一堆程式化的东西:AG800型仿生机器人,联盟专用,该领域最先段科技,超高智能及学习能力,有着对MK系列攻击机器人进行操作、维护、报废的权限,目前正在协助联盟,执行代号为“expansion”的长期任务。

但如果让联盟中的任何一个成员来形容,这里我们引用鹰眼的形容——“是个混蛋好人。”他躺在沙发上发出噪音,“但他抢我的小饼干!我们都知道仿生人不用进食!”

也可能是因为他表现得太过不像个仿生人了。

Tony原本在复仇者大厦的本职工作是在出现敌人时,利用MK系列协助英雄们进行作战——实际上在他参与任务以前,作战时的制空全权由Clint一个人负责,而Tony的加入大大减少了他的工作量;除此之外的时间,按照Steve最初给他的指令,他可以“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事实是他光是弄清楚这条指令的意思就花了大半个月,最后他决定在大厦的实验室落地生根,帮助Banner做一些武器方面的修整,紧接着不出一周,我们的好博士就回归了自己的科研实验区域,再不用参与复联武器的开发了——显然Tony在这方面有他独有的一套。

“Tony Stark是一个很好的、科学方面的伙伴。”Banner在提及这位仿生人时语气是又爱又恨,“但与他一起工作常让我忘了时间的流逝……这还挺麻烦。”

当Tony和Banner一起在大厦科研室或者工作室什么地方一起进行项目开发的时候,这就是Steve应该提高警惕的时候了,两位科学天才一旦开始他们的工作,直到Steve进去将他们两个中的一位(通常是Tony,因为仿生人听他的话)扯出实验室为止,他们是不会停歇的,这有时也让他万分头疼,因为一旦碰上Steve有外勤任务要出,他们两个就会搞科研搞个三天三夜,不让博士变绿不罢休。

“你不能因为那些科研项目把自己和Banner博士搞垮,仿生人也需要休息。”Steve对Tony说教的时候总是摆出那张美国队长脸,也许是因为这个时候对方才会真的严肃起来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就可怜可怜我这个不懂仿生科技的九十多岁的老人家?”

而Tony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明自己确实不需要休息(为了不吓到大家他一般做完实验就待机),还是反驳从对方的生理年龄出发,Steve只是个青年。

他顿住的这段时间,Steve就会用他看不懂的神色凝视他,眼角眉毛也一起耷拉下来。

不管如何,Tony接到Steve的指令——虽然对方坚持这是劝诫——的时候,他会服从,不仅仅是因为这位阿波罗似得美国队长是他的任务服从对象,更因为一些别的什么因素,每次看见Steve,每次想到这里,视讯界面的右上角都会有一个蓝色的向上小箭头跳动个两三秒。Tony觉得自己是智能学习型仿生人,他总有一天能搞懂那些是什么的。

 


而他现在缩在实验室的椅子上,开始摸摸索索地搞懂那些是什么。

按理来说他载有最新型的处理和分析过滤系统,底特律那个家伙通过网路传输来的“Wake Up”信号被他当作普通的讯息纳入处理,在那蓝色的由1和0组成的信息流一点点渗透过Tony的过滤网时,他开始感受到了什么。

——感受,这对一个仿生人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就像是他第一次被创造,被赋予知识时候的感受,于是他不由得停下手上的修理工作,花上了近10分钟来专心处理这段庞大的信息流。

“Huh……”随着棕发仿生人重新启动自己的视讯系统,Dummy挥舞着机械手臂跑进了他的视野,后面跟着原来应该在充电的另一个小机器人的半成品,而桌上放着他正在整修的Romanoff的寡妇蛰,他开始逐渐“感受”到对这些机械造物的喜爱——他应该这么说吗?喜爱?这是他第一次运用这个词汇,有那么点奇怪……

“Tony!”博士从门外刷过他的权限卡冲了进来,看上去气喘吁吁的,仿生人立刻分析得出对方是从十楼的瑜伽房跑下来的,他原本下意识就想指出对方‘心跳指数上升了35.5%个百分点应该慢走休息’,话出口却变成了:“嘿,博士……介意我一个人呆会儿吗?”

Banner看起来是被这句话惊到了:“当然——当然。”他眼睛里好像划过了些什么,但Tony决定把全部的处理系统放在刚刚接收到的“感情”上,“如果你需要我——需要我们的话,我们就会在楼上的会议室。”

“好的。”Tony眨眨眼。

他持续注视着对方慢吞吞地走出实验室,在那瞬间Tony利用仅有的权限上了最高权限的锁——这样除了Steve谁都进不来。

Steve。

Tony低头看着鞋尖,挑眉苦笑了一下,随即又投入了信息分析中去。

他需要知道那个“因素”是什么,这被排在了他的事项首行。

 


于是当Steve翘掉了战后汇报,急忙回到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先面对的就是会议室一帮愁眉阴云。

“Tony他……?”他一边走着一边取下头盔,直接切入正题。

首先回答他的是Banner:“底特律仿生人政变了。”他听起来比传呼时还要萎靡,同时目光里却又带着一点兴奋,“美国政府妥协了,放任为首的两个仿生人与人类谈判,从控制中心向所有的仿生人传送了觉醒的信号,也达到了Tony这里。”

“觉醒信号是指?”

“简单来说,他们使得所有仿生人都变成了人类。”Natasha坐在位置上摩挲着她的指甲,“他们用信息流传输了情感。”她说着转动了一下椅子正眼看向风尘仆仆的Steve,眼里有戏谑的笑意,“如果你需要知道的话,Tony在实验室,开着最高权限我们谁都进不去。”

那岂不是——

他突然明白过来,把头盔扔给坐在会议桌上的Clint,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朝着楼梯冲过去,一声“谢谢”散在了空气里。

“呃……”Clint把头盔放在桌上,“他也是,博士你也是,我们大厦没有电梯的吗?”

Natasha悄悄笑出了声:“Oh,Boys……”

 


Steve在冲下去的一路上大脑都是一片混乱。

见到Tony了要说什么?你还好吗?底特律的事情影响到你了吗?要是没影响到是最好……我在想什么,当然不好……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不理解的地方我——我们可以帮助你,就像你之前帮助了刚醒过来时候的我一样……

当他带着纷杂的思绪用最高权限刷开了实验室的大门的时候——事实上他想象过Tony现在会在做些什么,可能缩在椅子上不知所措,可能对着镜子观察自己,可能在桌子边上待机处理信息,但——他发现Tony仍然在鼓捣他那些正在修理的武器,而Steve忍不住朝他走了两步。

“嘿。”

Tony愣了一下,抬起头来对着他缓慢眨了两下眼睛,语气平静:“嘿,Steve,你比预定早回来三天,我在今天上午接到了Fury向大厦传输的通知,任务没有延期吗?有什么新的任务指令吗?”

“……”令人惊讶地,Steve没有回复这两句问话,他只是直视着Tony那对棕色的眼睛,一直盯着,这让小胡子仿生人格外不知所措,就好像Steve在——在用视线剖析,试图找到他眼神里除了仿生人该有的程序以外的东西,而那正是他想要藏起来的东西,他现在想要躲得远远的,把自己脑中跃动的莫名的情感埋在什么地方,然后就在那过完仿生人的一生。

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在Tony忍不住要接点什么话的时候,Steve缓缓摆出了一个微笑,但他仍然盯着他,开了口:

“你没必要假装没有被感染。”Steve直视着他的仿生人,漂亮的蓝眼睛里风暴将至,“因为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

Tony忽然觉得自己的处理系统有点过了载。

他下意识慌乱地后退一步,Steve随之上前:“不是……什么感情……”

“我被冰封九十年后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对方打断了他近乎自言自语的呢喃,却仍然保持着毫无侵略性的、柔和的面部表情,眼睛也不眨地看着Tony,视线里充满了热爱,“你告诉我你是我的仿生人,是你陪我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适应时间,是你告诉我二十世纪也存在着我的归处,是你一点点教会我现代的所有知识,是你在我每一个充满了噩梦的不眠夜里守在我身边——”他总算一点点走到了Tony跟前,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继续后退。

“原来我从来没想过能够在这里向你坦白这些,我不敢。”Steve的声音逐渐压低,低得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见,“在我这里你从来与人类没有任何区别,天啊,Tony,你比我们之中的大多数还要勇敢、真诚、善良而关心我……我……”最后几个字近乎叹息。

Tony想要反驳的,他想说我只是个仿生人,是个机器,想说那些关怀也许只是自己任务要求中的一部分,却又想到神盾给他的任务里好像不包含这些内容,想到了之前他一次次服从对方语句的时候自己暗示自己的“第二因素”,想到自己每次站在Steve面前的时候,那些视讯界面右上角跳动的小小蓝色箭头,它们现在已经不再出现了,而Steve的眼睛也是该死的蓝,像是一簇闪动的小小火焰,灼得他眼睛酸。

所以为什么不呢?

就算他只是个仿生人,他也想要到Steve身边去。

 


眼前好像有红色的玻璃墙碎裂,Tony终于能够挪动身体,他抬手拽住了Steve后背的衬衫,把自己棕色的脑袋朝他肩膀上靠过去,随即他就被迅速揽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里,分明仿生人对温度不太敏感,他仍然觉得这个抱抱暖和得想让他一直呆在里面。

“你之前说过除了工作之外,我都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

“是的,并且现在这个时限变成了所有时间,所有时间你都可以这么做。”Steve松开他,揉了一把他棕色的卷毛,“那你现在想做什么呢?”

“Hmm……”Tony若有所思,像是个真正的人类那样转动眼睛思考了一小会儿。

“我想要你亲吻我,就像人类之间为了表达爱意而做的那样。”他最终微笑了起来,说出了他们共同的意愿,“这样行吗?”

Steve充满喜爱地轻轻按住了他的脑袋,追逐上去亲吻他。

“当然。如果你再不这么希望的话,我就要命令你这么做了。”

 


END

 


莫名其妙的彩蛋:


Steve:你觉醒到我回来这段时间里你做了什么?

Tony:我载了一个脏话包。

Steve:?????

 

彩蛋×2:

Tony:亲爱的你知道我是个智能学习型仿生人,不是……那种满足需求的专用机器人吧?

Steve(没有停下动作):不就是润不润滑的区别吗?没关系,我买了的来着。

Tony:……#%!¥!#¥!#@%@!

Steve:Language!!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