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在你身旁 3

一边写一边觉得官方具现化了一把纸扇在我头上敲,一边敲还一边大吼:


“谁要你这种同人?由我来秀就够了!看看你秀的!低俗!烂大街!”


所以今天也是迟来的,烂大街的更新。


振作啊我……


前篇请走:#1

                 #2


———————————————————————————————————————

在你身旁 #3



“勇利刚刚叫谁维恰呢?”维克多欣然接受了胜生一家有关于晚饭和留宿的邀约,他坐在房间的榻榻米上,快乐地捏着小泰迪的两只前爪,而小狗也跟主人一个德行,对于被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照料抚弄什么的,简直不能更高兴,刚刚就一路哼哧哼哧地在维克多边上扭,现在更是干脆只用后边两条腿站立在地上,尽情享受男人捏它肉爪的感觉。



胜生勇利面对着他这二十多年短短人生来最大的问题,他泡茶的动作随着维克多问出的问题抖了两下,幸好没有把滚水洒出去。



这时候是应该告诉面前这个人说你好我是你的迷弟从小迷到现在这条泰迪是跟着你家马卡钦的品种养的称呼也是跟着你的名字起的,还是向他解释自己并没有想要用他的名字来唤一条狗……这么一纠结反倒让他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还是把手头的事先做了吧……勇利尴尬地在心中吐槽自己,断断续续地继续倒着茶水。



在花滑赛场上经历过好多年风风雨雨的选手,搬到现实里仍然是个见到偶像就会语无伦次的愣头青。



更不要说是他喜欢了整15年的人了,何况对方还是个移动的荷尔蒙散发器。




“Wow!这棕色的水是什么?”反观维克多倒是很自来熟地贴上来,刚泡完澡的身体仍然散发着未完的热气,他自然地将下巴搁在勇利肩膀上,“咖啡吗?酒吗!”



勇利被他此番动作吓得趔趄了一下,刚刚端起茶盘的手勉强稳住了。



胜生勇利你能不能拿出点成年人的风范来!难怪小优都说你还长着一张高中生的脸做着小学生才做的事情!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童年好友这段形容只是想要嘲一下自己婴儿肥脸颊的勇利,扯出了他平生觉得最不营利性的笑容,眯着眼睛阻挡维克多好奇宝宝一样的眼神杀,微笑着说:“这是大麦茶啦,我们这个小地方一般不提供酒的,毕竟还希望照顾隔壁街上居酒屋的生意,小地方就这点不太便利啦维克多你……”他正在想对方怎么这么久了一句插话都没。



在疑惑地睁开眼睛的同时,勇利感受到右边脸颊上多出来一些柔软的触感。



余光一扫竟然是维克多的手!



男神的手!



紧接着维克多就亲自欣赏了一番,嗯,番茄的进化史,绯红的颜色几乎是从勇利意识到的那个瞬间从浴衣脖颈处朝上蔓延,染得对方整个脸颊都红扑扑的,他揉捏着的右脸格外红,一定要说的话,就像是维克多在家当夜宵的沙拉里小番茄的颜色,殷红的,令人垂涎欲滴的。



真可爱。



他更加满意地用拇指按在勇利时不时会显出来的小酒窝那里,柔软干燥的皮肤互相碰擦着,维克多触碰着高热的脸颊,丝毫不在意对方乱转的游移的眼神和越来越高的体温。奇怪的是他作为一个耐热耐寒的俄罗斯人,此刻却几乎要被眼前人皮肤的温度灼伤。



啊……大概是……喜欢他吧。



就好像心里有个小人突然跪地挥舞起了白旗宣告惨败那样,他又好笑又无奈。



维克多当大家的王子当得久了,时不时都会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真心地喜欢上一个人,说起来他根本不信什么一见钟情,什么被你深深吸引之类油嘴滑舌的告白,这样的告白他从许多求爱的人鱼那里听过无数次。



大抵是老天要给这样四处留情却又不留情的繁衍者一个教训,在他第一次从别国选手转发的推特上看见勇利滑的自己那首《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时,就隐约感觉自己像是夏日祭里的金鱼摊子上被兜起来放在简易塑料盒子里的那条金鱼,而勇利就是只用了一支纸网就把自己抓牢了的幸运儿。



那首勇利演绎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虽说视频的上传者并没有给它加上配乐,维克多却自动地在维播放的时候在脑内加上了咏叹调,他不是没看过自己这段短节目,却由衷地更加喜欢勇利的,更为深情的版本。



从那以后他的双眼就像是黏上了胶水一样不由自主地和各类勇利的小道消息黏在了一起,起初追随自己的人分明是勇利,对方却在那段花滑视频发表后再无任何关于他崇拜自己的说法——另一边维克多倒是成了追随者,时不时地把勇利参赛的视频,参加综艺节目的视频,接受采访的视频一遍遍倒腾出来看。



他不是不想来日本见勇利的,照道理说对方是自己的小迷弟,见一下就万事大吉了,但那时的维克多总是认为自己还不够好,自己还不够吸引胜生勇利全部的目光。



这种情绪难以说清道明。



所以时间一到,他发现被吸引去目光的反倒是自己了。





实话讲,维克多根本没有喜欢上胜生勇利的自觉。



那些长短不一花花绿绿的视频里,不管是勇利作为主角,配角,就算只是拿出来当对比的一张图片也好,维克多都会一点点看过来——冰场上,成功完成了阿克塞尔三周跳的勇利,对鲍步的展演格外擅长的勇利,想要完成第三个四周跳时不小心双脚着冰的勇利;节目里,被主持人耍得团团转的勇利,高声帮人鱼种族声讨不公的勇利;采访时,轻声对着话筒羞怯地说着会用金牌来证明自己的努力,而他也做到了——这样闪耀着不一样光芒的勇利,几乎让俄罗斯的王子移不开眼睛。



一开始,维克多认为这是俄罗斯人的天性,崇拜偶像时的热情应当和他们喝起伏特加时的热情一模一样的炽烈奔放,所以他把所有看着勇利视频时小心翼翼的,或是微笑自豪或是皱眉心疼的自己的表情全部纳进了“崇拜一个人的时候的正常表现”的框框里。



而直到今天,他才觉得这个理由再也无法继续欺骗自己下去了。



大概是从第一次见到胜生勇利在冰面上刚柔并济的婉转姿态,他就喜欢上了这条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鱼先生。




说起来……



“勇利,你的人鱼尾是什么颜色的?也和你脸一样胖乎乎的吗?小猪猪?”



好的,话已经出口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们看见胜生勇利选手的脸色在几秒内完成了由番茄红到苍白到翠绿的变化!他的表情僵了!僵了!维克多选手成功地用这个话题完成了一次暴击!



胜生勇利使劲拍开维克多的手,端着茶盘大步流星,把茶杯呼的一下砸在木桌上,震了一旁的和菓子软绵绵地颤了几下——他现在看见这种看起来就很好捏的东西就更生气!!怒气在他背后几乎要具现化了——勇利拼命抑制住自己朝着童年偶像大喊“你才小猪猪你这头大蠢猪容易胖怎么了我还没吃到你家大米呢!”的冲动,抛下一句“请享用”就迅速离开了房间,伴随着咚的巨响把门拉上了。也真亏得勇利选手忍得住,他居然关纸门能做出关防盗门的气势来,可见有多生气……



就留下银白头发的俄罗斯人一个人站在房间中央,甚至小狗都在主人打开纸门的时候刺溜一下飞快跑走了。



维克多·尼基甫洛夫。



用不自知的尖酸刻薄的对话把喜欢的人气跑了,却不知道症结在哪的——花滑界,嗯,王子。



看来王子暗恋起人来,也就是个负情商普通男人罢了。





评论 ( 4 )
热度 ( 91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