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12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佐助你啊。”鸣人略显不耐地用脚趾蹭了蹭恋人的小腿让他放开自己,“是猫派的吧?话说你勒得我呼吸困难,放手放手!”


有不轻的起床气的宇智波佐助同学面对爱人当然没法发作,他展开身体伸了个懒腰,撑起上半身,右手把被褥按回去给鸣人掖好,清晨的冷空气刺得他浑身一抖,随即感受到了背后热乎乎的暖炉鸣贴了上来:“算是吧,怎么了?”他突然感到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戳了一下,在他探到之前鸣人就顺从地退到一边去穿戴衣物了,“今天早饭是谁的?”


“我的我的。”对方回头俏皮地敬了个礼,站在地毯上跳着把家居裤套起来,开始穿上衣。之前戳到佐助的吊坠在胸口闪闪发光的,不过没有他的眼神那么亮就是了——


“宇智波长官稍等片刻,我这就去买!”


“去吧漩涡下士。记得多穿点,今天降温啊。”他随意地挥挥手,再次躺下去,将左手枕在头下,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附了一句,“长官拒绝拉面……”


“抗议无效!”


“想也是,那要番茄的。”


“得令!”





半个小时过去之后,宇智波佐助总算是觉得哪里不对地起了床,但这么冷他也没打算出门找那个吊车尾的,只是随意套了条黑色的牛仔裤,洗漱完之后给自己泡了杯速溶的咖啡,继而就露着精瘦的上身,乱着一头刺猬毛从窗口往院子的门那里看。地面上水纹的波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下雨了啊……”他双眼被热咖啡的雾气糊得看不清从街道远处来的是什么人,灌下一口,他突然发觉来人金发上面并没有什么遮挡物,轻啧了一声就去给浴缸放热水。


昨天的八点档之前是有天气预报的,他记得鸣人还吐槽说怎么接下来一周都下雨。


说是笨蛋还真是高估他了。


“佐助佐助~”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佐助三步并作两步下楼开了门,看见浑身湿漉漉的鸣人把外衣裹在怀中的纸箱子上,昨天刚买的白色大衣已经被雨水侵染得不成样子,用手摸上去和暴雨后的露台似得——笨蛋恋人仍然不自知地甩掉鞋子啪嗒啪嗒跑进屋,把箱子放在暖气下面之后就卷着大衣进了浴室,“哦哦——热水澡!佐助酱真贴心~”


这会儿宇智波当家的才看清纸箱子里是个什么东西。


蜷缩的一只猫仔,还有一点儿袋装的猫粮和猫砂什么的。


猫仔通体纯白,眼睛紧闭着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两只小巧的耳朵也跟身体一样卷曲着搭在脑袋上,白色的毛被少量的雨水沾湿已经成了一撮一撮的样子,但是烘干了之后估计是一只挺好看的猫。


所以说又没有早饭吃了咯?


显然佐助对鸣人顺手捡回来的东西并不感冒,反正放在暖气底下一会儿就会干的,纸箱也足够高,这么小的猫,跳跃能力还不足够它跳出来在家里捣乱,所以现在反倒是早饭问题比较重要。佐助务实的想着,伸手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蛋、一盒奶粉、还有昨天买来的用来应急的速冻饭团,跑到厨房去折腾。



蛋羹掐着鸣人踏出浴室的步子就做好了,热腾腾的放在餐桌上,他这次没有抱怨蛋羹里没有肉糜,只是不专心地囫囵吞,眼神一个劲往纸箱子那里瞟。


“你慢点吃,”佐助说完就用嘴叼住一口饭团,一边嚼着一边用用来放坚果零食的小碟子倒了点稀释好的奶出来,推给鸣人,“等下过去的时候带过去,这么小的猫不能吃干猫粮,你买的时候也不问问店主。”


“……”漩涡鸣人明显被这么直接的问题噎住,想到出门没带伞还把大衣弄脏了,更是没带任何能称得上是早饭的东西回来。这时候反驳不知道要接受多少唠叨,他只好愣愣地点头。


“以前宇智波族内养过一直全黑的猫。”佐助突然上词不接下语地唠嗑了下去,“你这只是捡的?打过疫苗没?”


“没有吧,这只猫还小,再加上怎么会有人打了疫苗再扔出家门啊。”鸣人吞掉饭团,用手把佐助手指上的米粒抓过来吃掉,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大概是三天之前我在集市看见它的咯,昨天看今天下雨,怕被淋到就带回来了。”


“也没多大关系,当心被抓就行。”佐助腹诽着,既然知道下雨还不带伞是多大的心啊。


“嗯。”






接下来三分钟里他们相对无言,直到纸箱里传来了细微的声响,两人才同时聚了过去,鸣人用扑的,佐助无奈地端着碟子踱步跟上。


就看他们瞩目的那只小猫眨了眨棕黑色的眼睛,发出极弱的叫声,小小的爪子在纸板上不停抓划,却因为指甲没长成,看起来就像是在玩一样。


“佐助你不是说是猫派的吗?这么冷淡。”鸣人伸进去一根手指,被猫咪抱在怀里当玩具一样蹭,时不时还舔舔,完全被当成了新事物一样对待,“啊别舔,痒。”


猫自然是听不懂人说话的,拽着手指的力道变得更大,鸣人不敢再往里塞就怕伤到它,往外提吧,半途小猫松手了,摔在地上又怎么办……这时候佐助单膝跪了下来,把手上的碟子塞进纸板箱里,顺手把猫粮猫砂袋拿出来放在旁边的地上。


小猫怀疑地舔了一口,立刻高高兴兴地放开了鸣人的手指,专心吃这顿来之不易的早饭。


“我其实对动物没什么感觉……”佐助收拾了一下箱子的环境,垫了些毛巾在边上,“只是相对狗的话猫比较好。”


“包括鹰和蛇?”


“包括鹰和蛇。”




鸣人满足地盘腿坐着,任由佐助把依旧乱糟糟的刺猬头搁在他肩窝里乱蹭,他甚至伸手蹂躏了下对方的乱发,喉咙滚动着发出满足的笑声来。


“干嘛?”佐助不解地抬头看向他。


其实漩涡鸣人一直想说而没说的,宇智波佐助有一双不亚于任何美丽珠宝的眼睛。


认真的时候,比鸷鸟还要锐利,好像能穿过目标的防护窥视到对方的任何弱点;倾诉爱慕的时候,像黑洞似得,稍不注意就会被这个人眼神中无形的温柔和信任吸引过去。


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光。


天知道鸣人用上了所有忍者小学学来的形容词也无法阐明,当你掉进这样一汪黑色海洋时候的感受。


先前他在集市碰上这只白色幼猫的时候,就和现在同宇智波一样,他和猫咪做了个眼神的交汇——然后鸣人突然发现这只猫的眼睛很像佐助。


也不好详细说明,就只是一种感觉,也许是佐助当时在终结之谷用千鸟穿透自己的右肩时候的眼神,也许是鸣人当时昏厥过去后咫尺之外的凝视,也许是蛇窟再会时他居高临下的神情,也许是佐助决定归村时候,面对自己的惊讶,他的温柔神色。或者也许都不是,这只是一种感受,就好像有人会在雨天带了伞却选择淋雨,有车却想要在森林里步行那样,毫无理由,却又觉得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


所以他把这只猫仔带回家来。只是想要验证佐助和它眼睛到底有多相似。


现在一看就完全不像了,猫是棕黑色,佐助是比浓墨还要乌黑的颜色。再加上……







“怎么了?”看鸣人半天不回应,像是呆住了的样子,佐助不禁觉得好笑,视线更加温柔而带着暖意,他抬手刮过鸣人的鼻子,唇角有些许勾起的痕迹,“看呆了?”


说是看呆了也不为过吧?




鸣人笑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他没有再理会纸板箱里的喵喵叫声,只是笑的连虎牙都清晰可见。


“我只是在笑你裤子拉链没拉!”归根结底犟嘴还是要犟的。


“?!”


“还有,这是衣柜里我那半边的裤子吧?”


“……”佐助败给他了一样弯着背垂下头来,嘴角笑意不减,“也不知道早上知道下雨还不带伞,狼狈着回来的人是谁。”


“要你管,佐助死唠叨!”


他在扑上去扭那张完美脸蛋的前一秒想到。


自己是猫派还是狗派的呢?也许也都不是?



是佐助派的吧。说起来佐助做宠物的话?


思及此处又不禁大声笑了起来,看着恋人的眼神更加狡黠而不善。


“看我今天不把你这好皮相撕碎——”

评论
热度 ( 10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