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9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我出门了。”宇智波佐助看着鸣人刚起床睡眼惺忪的样子,稍许用力地抚开他额前的金色散发,吻上他的额头,用着无限眷恋的眼神凝视着这个用尽自己骄傲换来的男人,“记得每天要好好吃饭,要随时开着暖空调,要少吃拉面那种垃圾食品……要记得想我,给我打电话好了,会接的。”


毫不客气的一记眼刀,漩涡鸣人皱了眉头,用更大的力道紧了紧对方的黑色围巾:“不过就是下属让你回音忍村一趟,哪有必要像生离死别一样……”


“恩。”佐助发现自己的微笑随着岁月的增长愈发明显,当然也有可能是眼前这个金发男人赐予他的能力。


过了多久还是一样迟钝,吊车尾的。佐助内心一阵阵无奈。这次可是两个月都见不到我啊,表现的更像个恋人,更恋恋不舍一点不是很好吗。


对于我来说,这是改不掉的,把每个再见都勾画得像离别。


于是他抬腿便要走,谁知鸣人未松开的双手用力拽住了佐助的围巾将他勒得回转身来,刚要坏脾气地开口斥责就被对方用嘴唇堵住了话。


这简直就是煎熬。


你让我怎么安心出门。佐助这么想。


“唔嗯……”分明是先攻者的人却率先败下阵来,因气息不够而发出嘤咛声,使劲推着对方的胸口,两人暧昧的分开,换来的是鸣人立刻的脸红和抗拒,“就主动一小下蹬鼻子上脸了你还!大混蛋——”他胡乱挥动的双手被佐助抓住,于是鸣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他听到宇智波佐助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自己旋即被松开了,而佐助一步也不停留地出了门,连句像样的再见都没有说出口。


“路上小心……”他只得叹息着把自己后半句补完。







天不遂人愿。


当天晚上漩涡鸣人的手机就坏了,也许是因为太过思念(本人坚决不承认)恋人的原因,他在烧饭的时候失手将手机一拐子打出了短裤的口袋,砰一下摔在地上,屏幕划开了好长一道裂痕,周围呈蜘蛛网状裂开。


他一边举着锅铲,一边蹲下身去检视。


——暂时是不能再用了啊……他百无聊赖地想着,内心还有些许的乐。构思着没接到自己电话的宇智波佐助会是怎么一副不专心的样子,他草草吃完晚饭后将手机送去了检修部。途径佐井和樱的家门口时还有些许的犹豫,本想借着先报个信给佐助,转念思及清晨对方霸道的模样,还是迈着轻快的步伐从那里跑远了。


鸣人怀着“想要佐助吃瘪”的心情,无虑地度过了一个月。







他觉得后悔是一月多后的事情。


其实也是无意间发现的。


早上定了三个闹钟依旧没有能够把自己叫醒,想做早饭打开冰箱发现食材全都清扫一空,饿着肚子跑去超市却发现根本没有开门,等到买完了食物回到家,早就是中饭的时间了。推开房门发现早晨的被子没晒,连窗帘都没拉开,游戏机在这边,坐垫在那边。


肚子咕咕叫的漩涡鸣人盯着满地杂乱,头一次用大脑陷入了沉思。


如果佐助在的话?


如果宇智波佐助在的话,这里绝不会是这幅模样,绝对比只有自己一个人干净的多,会有细小的尘埃在空中飞舞——就和他们第一次来这里一样,温暖而美好。


而他也不必大清早地设置那么多闹钟因为佐助会叫醒自己,即便是让自己憋到没气的深吻也照样美好;他的佐助会记得超市开门的时间绝不会让自己凌晨穿着单衣出门苦等,这么做他绝对会骂自己吊车尾的;他的佐助每每回家的时候都会带自己喜欢的食材回来,即便伴随着的必定是嘲讽,下一次还是会照样带回来,叉烧拉面一应俱全。


而现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突然醒悟过来的漩涡鸣人连滚带爬地冲到几条街外的小樱家,依旧穿着那件数天没洗的单衣叩开了这对夫妇的门,硬着头皮借到了手机,佐井好心地为自己空开了阳台的位置,关上了连接的门。


“嘟——嘟——嘟——”


“咔。”


“鸣人?!是鸣人吗?!”


“恩……”这会儿漩涡鸣人才发现自己多么思念这个人的存在,以及自己手心早就都是汗的事实。他换只手,蹭了蹭衣服把汗擦干,等待着对方一通臭骂。


“没事就好。”佐助的声音从电话那段传来仍带有一种不真实感,意料之外的平静,“以后手机坏了也要早点想方法和我联系,这几天是小樱他们出去了所以没办法给我报信吗?”


他甚至羞愧得无法将“并不是”三个字说出口,草草地用各种方式结束了唠嗑,在彼此的问候下挂了电话。


还不如骂我一顿的好呢。


金发男人浑浑噩噩地还了手机,走出他们的房门,回到自己家门口,发现维修人员因为他很久不去接收修好的手机而亲自上门了。但鸣人看着对方营业性的笑容只觉得恶心得想揍他一顿。他随意地接过后付了钱,合上房门打开手机。


一百二十八条短信跳了出来。




【鸣人?怎么关机了?睡了吗……晚安。】


【都第二天了,我不在你肯定起不来,反正多休息下也好,不过现在九点了,记得起床,不吃早饭不好。早安。】


【为什么关机呢,出什么事了吗?……晚安。】


【其实我这样是挺烦的,但也不用关机这么彻底吧。晚安。】


【担心,请回电。晚安。】


【我们这里一切都好,如果你在意的话……啧,我在想什么,你不会在意的。早安。】



……


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


第四条,第七条,十六条。


三十二条,五十四条,第七十八条……


一百条,一百十七条,一百二十八条。


整整一百二十八条信息,一百二十八句早安晚安。




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粘着在手机屏幕上,鸣人又慌张地把它擦掉,想着不要再弄坏了。


早该想到的。


宇智波佐助之于他像个诅咒,他们成为彼此心尖上那个人之后,这本就满溢的患得患失感就更变得变本加厉,这一百二十八条信息就像一把铁锤,只一下就把他的心脏砸的支离破碎。


一百二十八条问安就像深海一样环绕着漩涡鸣人,他用力地喘着气,几乎就快过呼吸症复发了似得弯下腰,使劲扯着胸口的T恤。这些眼泪将这一个月所有的自以为是,所有的自欺欺人的怒火浇灭得一干二净,只露出之下无限的思念与爱意来。


不到一周佐助就回来了,他刚进入玄关就感到身上一重,眼前一花,一团金发就埋进了怀里,佐助好笑地抚弄着恋人的脖颈,不禁都要抱怨出口了。


担心的是谁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原谅你。”


可恶。


鸣人把所有的思念付之于攥紧的双手。


好想你啊。


最喜欢你了,可恶。你个大混蛋。




最喜欢你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