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7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又是一个暖意满满的早晨。


鸣人缓慢地从睡意中转醒,侧头准备问早时才忽然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身边的床单只留下了浅浅的压痕,连温度都所剩无几。他猛地从床上弹起,看了一眼闹钟,九点早就过了。


他仓促地穿好上衣,耳边突兀地响起了从厨房发出的近似“哔——”的声响,转念一想也许是佐助走前烧的水开了,鸣人一边跳着套上裤管一边往厨房赶去,因为没有穿居家鞋,脚后跟咚咚咚地敲在木地板上,听起来就疼。


“咔。”令人烦躁的声响在他跳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就安静了下来,鸣人在疑惑的同时斜眼看到了站在料理台边上的宇智波佐助。


这个人身穿居家服,也只是裹了一件黑色的棉质外衣,苍白的锁骨就白花花地露在外面,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踩着一双白色的毛茸茸的鞋子——鸣人从头盯到脚,终究还是发现了对方略带点戏谑的神情。


“看什么呢。”佐助抬手用食指的关节去推眼镜,“这么好看……?”


于是鸣人全身都红了。


“看你个大头鬼!你有啥好看的还不如本大爷比较帅!”他哼了一声回头去找鞋,刚睡醒的金发软软地耷拉在两侧,他好像想到什么似得回头问,“喂混蛋,你今天不是上班呢么?”鸣人一边讲一边暗戳戳瞥他一眼,见佐助开口了才悻悻然把眼神收回来:


“你不是喊我辞职的吗?这个阶段做完了所以辞了。”对方轻描淡写地推着他回到客厅,顺手给取了一双黑色的居家鞋来递到他跟前。


“这审美品位……一看就是你的鞋子吧?”


“你的那双昨天不是翻上拉面赤酱扔了吗,没买来之前凑活吧。”


“……”穿上。




“乖。”佐助波澜不惊的黑色双眼里总算是带上了些笑意,也是一闪而过,不久又恢复了无悲无喜的模样。他勉强抬手揉了揉那头晃荡的金发,示意对方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横在鸣人怀里,把头放在恋人的大腿上,双手环抱,在腰间蹭了蹭。


这几乎要让鸣人觉得惊悚了。


“你干啥你!”他捂着对方的额头,“发烧了吗!话说我早饭还没吃呢……”


“闭嘴。”宇智波佐助头一次这么烦躁对方的粗神经,他取来茶几上的信封,递到鸣人手上。


“啥?”


“樱的信。是一些她以前抓拍的照片,你看看——”


“哦哦哦哦哦小樱的信!”鸣人激动地抢过来,蓝色眼睛里立刻闪耀出漂亮的光芒,使得佐助越发不爽起来。他啧了一声补完剩下的话,“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隔着两条街还要用寄信的方式……”


佐助忽的想起两个月前他还和鸣人换上西装去参加春野樱的婚礼,婚礼上新郎官再不复笑的和从前那样假惺惺,也算是有了些活人的气息。见到这个自己的代替品牵着白痴从前初恋的女人走到神父面前,心里还是有点微妙感的。即便这对夫妇早到了适婚年龄,春野在自己的眼里依旧和从前愚蠢的小丫头片子没两样。


他又是一烦,什么小樱,都该改口叫老樱了,还这么关注人家。


至于她送来的这些照片……





“这是我们第一小队第一次出任务的照片吧?”鸣人饶有兴致地缓慢翻阅着,时不时发出嫉妒的叹息,“基本全都是佐助你不是吗!我即使被照到也那么挫啊……”


“有意见?”


佐助听对方冷哼一声继续翻阅,内心产生了些许的愉悦感。


幸好那个时候春野樱没有发现鸣人如此耀眼,幸好当时那女人喜欢的是自己。这为当时懵懵懂懂的自己打下了有利的根基——意味着春野樱只会伴随鸣人追逐自己,而不会对自己的恋人产生任何的肖想。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得过头了,埋在鸣人腰间的脸勾起一个微笑。







直到近二十分钟过后,漩涡鸣人才察觉到樱所拍摄的照片之中自己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金色的发,蓝色的眼,黑色的木叶护额发带,自来也老头给自己选的傻气的忍者服……而佐助几乎是销声匿迹了似得再也没有出现过。


鸣人是有些迟钝,但他不笨。


金发人在某张照片上停留了接近五分钟的时候,佐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他费力地转换姿势抬起上半身,凑近鸣人,发现恋人的脸几乎都要皱在了一起,五官被压得印出了痕迹。


每每鸣人露出这种表情,就是要哭了。


宇智波佐助惊慌失措地坐直将对方揽入怀里,抢过照片放在一边,也没心思去管那上面到底拍了些什么让恋人受到这样的触动,只是用力将鸣人的脑袋压到自己胸前。隐约听到有啜泣的声音发出来,便开始乱揉对方的金发,说着一些像是安慰的话:


“别哭啊……”


“喂,大白痴。”


“哭啥呢我不是在这吗……”


“我在这,不要再难过了。”


天知道宇智波佐助天生不擅长安慰人,此刻面对漩涡鸣人百年一见的眼泪他惊惶的无以复加,不断自责后悔着为什么要把信交给对方拆开,让他难过。


宇智波佐助,让漩涡鸣人难过了。


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但却是佐助这么直接地面对鸣人的悲伤。他自作冷静地扫了一眼照片,顿时心也是漏跳一拍,更为用力地环抱住恋人,直到勒得对方有些呼吸不畅了才松开。


“咳……佐助。”


“恩,在。”


“会不会怪我……太迟钝太没用了?”


“没有。”仅是这一句话就把彼此相处这数个月来累积下来的所有矛盾和抱怨一扫而空,留下的竟只有柔软到滴出水来的心,“没有。”


“是吗……”鸣人在佐助怀里扭扭头,带着一脸泪痕抬起身子,双眼亮晶晶的甚是漂亮。他别扭地坐到沙发另一头去环抱住膝盖,继续翻阅那叠满载着回忆的相片集,鼻尖红红的。


佐助叹口气站起来,少许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装。


“吃早饭吗?”


“恩……”


“叉烧拉面?”


“好!!!”



至于那张引得鸣人哭鼻子的照片,被他们心照不宣地压在了茶几底下,即便这以后数次成为佐助调侃鸣人的笑料,他们都没有将它再次从那里取出来。


那上面印着两只湛蓝的护额,即便右侧一枚上边有一道深深的划痕,也丝毫掩盖不了它们温和的铁质光芒。


这张照片背后有春野樱娟秀的字体,看起来经年累月,有些发黄渗墨。


【如果重逢了,那一定是因为你们相爱。
因为你们相爱,所以你们重逢。】

评论
热度 ( 11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