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6

#6 大扫除


“……”


宇智波佐助游刃有余地打理着卧房,数日前他和鸣人去购买了一张大一些的双人床。亮橙色的色调让他有些许的难受,但看在鸣人如此满足的份上他也就摆摆手不再去在意。毕竟比起十年前的那个得不到就摆臭脸的毛头小子,这个他要成熟得太多太多。


也因为这张床的原因,整个房间的摆设都需要重新整理。联想到上次恋人额角肿起多日的包,这次他果断无视对方的抗议,坚决地把鸣人赶出了寝室。




其实房间的整理并不那么简单,佐助叹着气将凳子一个个叠起来放到蒙尘的角落里去。巨大的橙色床面几乎覆盖掉了卧室的三分之一,这样如果不好好进行打理根本连路都没法走。


“这个放在这里吧……”他将台灯搬到右侧的床头柜上,拍拍手直起弯曲的腰,没去注意放在柜子上的东西,顺手就撑了上去。


“嘶——”佐助瞬间就感受到了尖锐的疼痛,抬手一看才发现手心被划出一道伤口,正在冒出殷红的血液。


但在这一秒他并未担心伤口的处理,宇智波佐助只是在内心苦笑。


大概是刚刚挪动床头柜的时候玻璃被磕到了吧。


前不久才刚刚批评过那白痴的不当心,还当真风水轮流转啊。


他随手扯了一张餐巾纸环在手掌上,也并没有在乎什么,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正只是个伤口,过不了几日就会自己愈合,相较自己从前在战场上受的伤,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几小时后他折腾完了卧室里所有的摆设和杂物,这才注意到手心一跳一跳的疼,就好像心脏转移到了手心上似的。红色的液体早就染透了整张纸巾,伤口的开裂形状若隐若现。有轻度洁癖的宇智波佐助轻轻啧了一声,用另一只手打开了房门——他可不要让伤口周围的皮肤都被血痂覆盖住。


佐助走出卧室,看见恋人正窝在宽大的坐垫里打电动。周边乱得要死。


鸣人正穿着一身天蓝的睡衣,它有些宽大,软绵绵地附着在他身上显得他的骨架小了不少。他整个人都埋在拉面形状的座位里,将腿搁到茶几上,吊儿郎当地露出一截麦色的小腿。


于是佐助才注意到客厅的暖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制定的关闭时间,他开口:


“笨蛋不想在大冬天感冒的话就乖乖去开暖气。”


“要你管——”漩涡鸣人砰的一击打掉了这关的最终BOSS,摁下下一关的开始键后才抽空回头向他吼了句。紧接着他便被佐助手上太过显眼的伤口吸引了注意力,当即甩下手里的电动从坐垫里爬出来,迈着大步走过来。



其实在鸣人注意到他之后的所有表情动作都让佐助内心攀升出一种无限的满足感,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这种情感就像是最浓的红酒,让他一遍遍品尝却从未腻烦,每一秒都能从这个人的心里看到自己的存在,就是莫名的自豪。


自豪于自己得到了这个人,自豪于自己紧紧抓住了他没有再放手。





“怎么搞的?”鸣人紧紧皱起了眉头,他整张脸都快皱在一起了——佐助好笑地想,不忘出口反讽一句。


“我反正又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这句话抛出来就觉得气氛不对。漩涡鸣人没有炸毛着回答你这个混蛋,他只是漠然地回身,不紧不慢地回到方才窝着的地方,但这次端正了身子,将gameover的字样刷过去,重新操纵着小人胖揍怪物。


这回总算是轮到宇智波佐助吃瘪了,他用没有受伤的手拧拧鼻梁,凝视着电视屏幕:“喂大白痴,又死了啊。”
漩涡鸣人于是后知后觉地重开游戏,依旧没有回应恋人的讽刺。


这几乎要让佐助觉得委屈了,他带着这种酸溜溜的感情洗手,包扎,横在鸣人背后的沙发上舒展身体,这几个动作都带上了几分夸大的意图,但鸣人愣是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于是佐助也半是放弃地闭上了眼睛,一边思考着等下还要再整理哪些房间,最终在不停歇的“gameover!”“gameover!”“gameover!”声响中睡去。


他不知道等他入眠,有怎样的一双眼睛凝视着他手上的伤口,扭捏而又缱绻情深。






佐助终究还是在黄昏的时候惊醒,他猛地睁开双眼,在差点将遗忘整理的懊恼抱怨出口时噤了声,他甚至不敢挪动一下。


他看见他的鸣人跪趴在沙发边缘,轻轻握着自己受伤的左手。


他看见干净的房间里有细小的尘埃在飘动着,它再不是早上那副乱哄哄的样子,此刻它显得静谧而美好。


他看见黄昏美好的夕阳撒在这个人的金发上,脸上,可爱的睡衣上,脚踝上。让鸣人整个人都散出一种异常温暖的光辉来。


他看见恋人金色的睫毛在眼睑上打出一层阴影来,里边的眼珠似乎是在滚动着,温和的微笑让他人不禁渴望知道少年到底做了什么好梦。但脸颊有些灰扑扑的,却意外的可爱。


他突然发现身旁这个人是自己的。


漩涡鸣人永远都要在自己身边扎根,生长,怒放。漩涡鸣人一辈子都会留在宇智波佐助身边。



这个认知让他满足得几近落泪。

评论
热度 ( 11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