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4

#4 一方的起床气。


早晨总是美好的。


光着臂膀的金发男人小心翼翼地从同样一丝不挂的恋人怀里退出来,精壮的上身被房里的空调温暖着,在太阳光隐约透进来的地方伸了个懒腰,坐坐直,伸手搔搔乱糟糟的头发,在转头的瞬间红着脸把佐助锁骨处的被子掖好,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


都交往多久了还是害羞呢,漩涡鸣人同志。


他自从和佐助同居以来早已养成了起来管便当的习惯,即便现在佐助已经从那家店面辞职,他也习惯性地六点半起了床。


思及此,他又混乱地撸了撸额前的碎发,湛蓝如同宝石一般的双眼顺势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显得更加柔和而温暖。继而他红着脸穿上随手抓来的内裤——到底是佐助的还是自己的他并没有辨认——又随便套上牛仔裤爬下床,嫌恶地将恐怖片的CD用小指挑起来作势就要将它砸向那团黑发。动作却在出手的瞬间减缓了,碟片最终还是软软地掉到了洁白的被窝上。


鸣人惊恐地抓起碟片跐溜一声冲出门去。


不管是下床,穿衣还是捡碟片,这一切动作都极其轻缓。他轻轻地带上卧室门,长出一口气。


漩涡鸣人想起他们还未在一起的时候,某个在外留宿的任务简直折腾的他分分钟想去死一死——主要是叫佐助起床这件事情。


他黑发的恋人幼时还比现在好一些,被噩梦惊醒的时候会自己早起洗漱穿戴,五天时长的任务有四天鸣人都能看见他倚靠在门上,那张薄唇总是吐出毫不留情的恶毒话语:


“吊车尾的,再不起来我踢你屁股了。”


啧,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小佐助多可爱啊……跑题了。


就是任务的最后一晚,佐助因为守夜晚睡很久,第二天窝在被窝里愣是没早起。等到鸣人擦干净口水洗漱穿戴完毕了,依旧没听见佐助薄情的话语时他才感到奇怪。看着卡卡西老师瞟向帐篷的眼神,再瞅瞅头一直啄米状的小樱,鸣人自告奋勇要去教训(划掉)叫醒自己的队友。


结局不说了,漩涡鸣人被揍到脸肿得差点连护额都绑不起来。


事到如今他才明白旗木卡卡西的眼神叫做“一路走好”。



他又是叹气,用热乎乎的毛巾捂在脸上,满足地蹭了蹭。而后他挂起毛巾啪嗒啪嗒地赤脚跑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饭,那里大理石的地面让他凉得一颤。


早知道应该用地暖的……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净手包起了佐助的梅干饭团,碎裂的海苔沾到了指尖上,鸣人毫不客气地打算舔干净继续包——


手却被莫名抓住了。


他暗戳戳回头看了眼佐助完全黑了的脸色,心里的小鸣人就差点没“咿——!!”地喊出声来。完了完了洁癖碰上起床气这简直是要毁灭世界的节奏老爸你在天有灵救你儿子一命啊呜呜呜!


从佐助这个角度看来,金发人儿一缩一缩的动作简直就像是无言的邀请。于是他毫不客气地说了声我开动了,下一秒就把鸣人的食指含到了嘴里。惩罚性的舔舐啃咬在这个阳光格外明媚的早晨几乎化成了无尽的温柔,让鸣人瞬间就红了脸用力拔出了食指,佐助舔了舔嘴唇。


“多谢款待。”


“不!客!气!”


“啧,不然你自己舔舔再去包饭团多脏啊。”


“说得好像和我平时深……深吻的人不是你一样!”


“倒也是……”



佐助趁势环住了背对着他大喊大叫的鸣人,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炙热的气息喷在肩膀上,鸣人安静下来侧头蹭了蹭同款香味的黑发。眯着眼那样子好似饱食的幼兽,发出满足的鼻音。


“话说回来你还真的没进步啊。”


“?”


“我是指洁癖和起床气的事情。”


佐助不置可否地微笑了一下,眉眼都弯了起来,挪动嘴唇在他脖颈印下一吻。


“现在可是进步很多,试试?”


“不用了谢谢!”鸣人气呼呼地挥动米饭,那个亲吻几乎让他耳朵都红了起来,“反正也就是从揍我变成了啃我!你以为你进步了多少……”


“说的也是呢,呵。”


佐助看着鸣人通红的脖子和耳窝,心底涌出阵阵满足感。


相较于从前执着于力量的自己相比,明显现在要快乐得多。乱糟糟的被窝,印过鸣人脚丫的地板,冒着蒸汽的煮水机,卖相不算满分的梅子饭团,还有眼前这个故作平静的恋人。这一切无疑让他产生了奇特的眷恋感,这是从前埋首于禁书卷轴和家族恩怨的佐助所感受不到的。


他们都熬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期,所以才能够在一起。


也许佐助到现在才明白,绕的弯路也好,产生的分歧也罢。这一切大概都是必要的,那些错过的日子,回不去的从前,虽然有很多再也拿不回来的东西。但是现在啊,就是眼前这个人照亮了自己的全部。这样他就知足了。


“佐助?”鸣人乖巧的蓝眸朝他看过来,他微微眯了下眼睛以便自己能更加看清楚佐助嘴角勾起的弧度,“忘了说啊!早上好!”


“恩,早上好。”


他真的,非常知足了。



——说一辈子早安,敢不敢?

——好。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