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3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这是啥玩意儿啊佐助!!!”鸣人抱着新购置的游戏机哆嗦着伸出食指戳了戳光盘表面,而后惊跳起来后挪三步。那副见到了妖魔鬼怪的样子简直没让佐助笑出声来。


虽然等会儿确实要让这家伙见一见妖魔鬼怪,佐助嘴角的笑容更加显眼了一些。


够了宇智波佐助,看在我们恋人关系的份上别再给自己添加奇怪的人设了。漩涡鸣人好不容易止住了抖动,但转头就是黑发恋人诡异笑脸的感觉也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好感。他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奇怪的情景,又忍不住看了一眼佐助关门后抛到床上的光盘。


黑色的表皮上一个血红手印,赤色的流血字样呈圣经字体状竖着印刷在手掌右侧的空余部分。


“《诡故事》……”他颤颤巍巍像个八十岁老大爷那样读出标题。


喂喂喂这麻吉糟糕吧!也不是说本大爷怕那些没有实体的东西……不对没有实体才可怕吧?!不对本大爷啥都不怕啊我可是吊打过宇智波斑的男人!那家伙也没有实体的还用着一副会掉皮的身体那才可怕吧……诶老爸我没有黑你哦!呸呸呸我在说什么……漩涡鸣人一边在内心否定着自己一边用力摇头企图赶走脑海中奇怪的想法,刚洗好的金毛胡乱摆动甩了一床水。


“白痴要擦干头发再上床。”佐助见状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毛巾裹在鸣人头上,半是强迫地按住他,用毛巾吸去发梢上的水珠,前后野蛮和温柔的动作让鸣人无力反抗,终归还是丢开游戏机安坐在他怀里,双眼还是忍不住朝碟片瞄过去。


“喂佐助你那是啥意思哇( 三ŐдŐ三)?”


“外面派送的,如你所见,恐怖电影宣传片的碟子。”


“恐恐恐恐恐恐恐怖电影啊……”漩涡鸣人装作更加无谓,但仅是他突然收缩的后背肌肉就让佐助心中了然,“是打算等会儿看吗?先要吃……吃晚饭哦?”


“啧,鸣人,你这是在害怕吗?”他戏谑地伸手扭了一把恋人腰间的软肉,惹得那人咯咯笑。


“哈哈哈哈——本大——我哪会怕这个啦哈哈哈哈——”眼看就要被整出泪花来,鸣人赶紧伸手喊停,“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好了!看到受不了认输为止!输的人包两个月家务!”


“成交。”上勾了。



【我恨啊……】一张放大的女鬼青脸在他们一同——主要是佐助抓着鸣人的手——按下播放键的瞬间出现在屏幕上,佐助不得不说这特效做的不错,血浆的喷射,蛆虫的挪移,一切都展示的非常到位。


鸣人和他所关注的从来不在同一个点上,金发人的内心只好像有千万只佐助飞扑过来抱住……反正就是闷得慌,心一紧差点爆了句粗口。


此时画面转到阴暗的室内,好像是从隐秘的床底下录下的音频,惨白色调的房屋因为拍摄角度的不同似乎带上了一点点偷窥的意味来,吊灯摇晃着发出嘎吱声响。偶尔会有拍摄者浓重的喘息声传达过来,让鸣人毛骨悚然。


这一场诡异的安静一直持续到前方有一双净白的脚出现在画面里,只是足部以上都被床单挡住看不真切,主人公似乎是受不了强压似得惨叫出声,因为是美版电影宣传片,而这两句没做字幕,也不知是咕哝着不要过来还是不要啊之类的词汇,完全走调的声响在危险逐渐逼近的情况下完全失去了搞笑的感觉,只感到冷风阵阵拂过四肢百骸一般渗人。


【我恨啊……】空灵的声音再次传来,脚步似乎是停下了。鸣人的心脏几乎快要跳出来似得堵到了嗓子眼。


“轰————”随即响起的是突兀的,巨大的风声。


“啊啊啊啊啊!!!!!!!”鸣人用力往后一靠试图窝在佐助怀里,这时候他也管不得什么胜负亦或脸皮厚薄了,只是希望自己能赶快脱离这种诡异的气氛,而处在身后的佐助就成了最好的屏障。他依稀记得这混蛋自幼就不怕诸如此类的影片。


他这猛力一靠将毫无防备的佐助撞得倒在床上,看着小家伙挣脱怀抱卯足了劲朝自己锁骨地方钻,佐助好心眼地摸摸他依然湿漉漉的发顶。


是不是稍微有点过分了啊?他心想着,揉弄头发的手却变得更加过分。


几秒钟过后轰隆隆的风声停止,鸣人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地从佐助怀里弹出来,一边摆着惨白的脸色一边哈哈哈干笑着:“佐助你你你怕得都倒在床上了你看……本大爷的……的胜利!但我好心!就一个月家务我我我就饶过你!怎么样!?”


“成啊。”佐助无谓地晃晃脑袋。


“咦……?”鸣人趾高气扬的火焰被浇灭得一干二净,伸出去打算拍拍对方肩膀的手也软下来,自然地搭在佐助胸口。


然后他又被恋人用力压下了脑袋狠狠撞在嘴唇上承受对方的舔咬啃噬,好不容易松开了,还没来得及呼痛就听佐助一声轻笑:“呵……现在,让我尝尝恐惧的后果吧?鸣·人?”


他翻身将鸣人禁锢在两手臂之间,温柔地亲上恋人的前额,鼻梁,脸颊,而后是嘴唇。鸣人简直是蘸了番茄酱一样酸甜,他胡乱想着。


顺手伸手将停止发出轰隆响声的吹风机推远了些。


这部电影……会出正式版的吧?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