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良心版同居三十题#1

#1 相拥入睡。


宇智波佐助还是一咬牙用卖掉祖宅那片地换来的钱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买了一间独栋小别墅。拿到房门钥匙的时候佐助还在碎碎念着。天知道它花去了他多少小番茄多少大番茄多少三角饭团多少……


打住打住!


总之这些抱怨还是随着漩涡鸣人的应邀同居烟消云散了。按照那个金毛大白痴说的话,大概也就是【反正我被纲手奶奶赶到这里来没钱没吃的佐助你乐意收留我已经很好啦!让我们共筑美好青春吧!】


黑发男人才不会说鸣人还没说出青春二字的时候,自己是有多么渴望他下面接上的词是“家庭”,即便是“未来”也好!他一个趔趄有一秒摆出了完全不属于角色设定的为难皱眉,一边注意着鸣人没有将任何东西弄乱,一边打理着客厅里的一堆大箱子。念叨着绝对不再让自家鸣人跟着小李那种人厮混。


其实刚推开大门的时候他们是有些许惊喜的。


没有拉开窗帘,正午的阳光就已经洋洋洒洒泼了一地,斑驳的太阳光点映在临近的榻榻米上,和式的客厅地板附近冒出一小片灰尘来,缓慢地在空气中飘舞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看。漩涡鸣人就好像一个没满10岁的大孩子那样啪嗒啪嗒赤脚跑进屋,对着哪里都是一通赞叹。


“鸣人,当心地上凉。”


“没事啦!佐助!看!”他的金发在战场上分明是那么暗淡,兜兜转转再次回到宇智波佐助身边,连带着他的笑容一起,又一次发出如此炫目的光芒。这简直就让佐助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亲手一笔一划,一眉一眼地构筑了眼前这个人,没有自己的允许下他哪里都不能去。


也算是独占欲爆发吧,他捏捏眉心,温和地回应鸣人的每一句赞叹。


总的来说,漩涡鸣人满意这间房,宇智波佐助满意有漩涡鸣人的这间房,这让它变得更像是一个家了。



紧接着他们便注意到了角落的那堆大箱子,房子原先的主人是一个和蔼的老婆婆,因为她跟着儿子去了水之国便把这处房子搁置下来,长久以来想着卖掉也就卖掉了吧——显然她出手房子的时候将房屋内的物品打包,防止沾上灰尘,以便下一位主人使用。


这明摆着是老婆婆的好心,却给 带着笨手笨脚的漩涡鸣人的·宇智波·佐助留下了很大一个麻烦。


“我靠佐助这都什么啊呸呸纸壳上都是灰!”


“房主人留下的生活用品,给我放尊重点拆,我不想它们还没启用就变成一堆破烂。”


“本大爷才不会!本大爷很厉害的!”



然后就是呜哇咚锵噼里啪啦(?)一阵响,漩涡鸣人搬着一只洗衣机拜倒在门与门之间凹槽的裙摆下。额角重重敲在了器械的棱角上疼的他原地翻滚了三周半。


宇智波佐助几乎瞬间就黑了脸,挥挥手将鸣人赶到一边已经处理好的榻榻米上,自己将洗衣机扶正,再小心地挪动到它该去的房间里。


“佐助大笨蛋……洗衣机这么大我搬不动也是正常的嘛……干嘛那么凶啦我又没有弄坏它……啊疼——”鸣人看见他挪完回到客厅里,嘟囔着抱怨,碎碎念骂佐助是大笨蛋大混蛋负心汉(?)——反正他刚从小樱那里学来这个词汇,也不算很懂,反正是贬义词就一起骂上了。


宇智波佐助看见他红扑扑的鼻尖,听见他幼稚的话语只是微微挑了下嘴角。


随后他口头警告了漩涡鸣人几句,自顾自地忙了起来。



等到忙完已经是夕阳西斜。他象征性擦了擦根本没有的汗珠,看了一眼刚刚通电的空荡冰箱无奈地打算招呼鸣人外出吃饭,却发现这个大白痴早就在榻榻米上蜷缩着睡去。


其实这个大白痴睡着的时候是意外的好看,鼻梁依旧红红的,好似女子涂上了淡淡胭脂,他金色的发烧被夕阳一照倒是泛出了金红色的光晕,脸颊也软软的,带着摆不脱的些许婴儿肥,六道胡须依旧攀附在上面,却使得他整个脸线条更加柔和。眼睛虽然因为熟睡而紧闭着,佐助却能预想到如果这人转醒,他掀开眼帘的时候将会是怎样一副迤逦风景。


佐助觉得自己仅是静静注视着漩涡鸣人就能活下去。该是老天怎样的垂怜,才换得自己和他的这一段共处。


一不做二不休。片刻后他褪去了黑色的外衣,将鸣人报到榻榻米靠墙的地方,又用手垫在他那头金发底下。右手从他瘦削的背后环住。


这样以后漩涡鸣人似乎很满意热源的临近,他朦胧之中用额头蹭了蹭来人的锁骨,又睡了过去。


佐助抬手抚去他额角的碎发,心疼地亲吻了刚才摔倒的大白痴额头上的淤青。——这个男人在战场上分明无论多少伤口都不吭一声,今天一次跌倒就这么咋呼。


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更愿意依靠我一些了呢。鸣人。


“我才不是怪你笨手笨脚。”他将他拥得更紧,暂且把晚饭一事抛之脑后。


“我什么时候怪过你。”



他们互拥着沉沉睡去。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