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ey

盾铁双担偏铁人(突然跳向Stony的船

【盾铁】短信(内战后,私设)

私设:托尼订婚前夕,史蒂夫试图给他发消息祝贺,同时艰难地理清自己的想法。

尽管我爱他们,但属于我的只有永恒的OOC(。




#


史蒂夫是从电视上得知托尼要订婚的消息的。

当时是深夜,旺达和鹰眼坐在瓦坎达安全屋的沙发上就着电视光互相扔爆米花,史蒂夫一身汗地刚刚从健身房出来,他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来回抹动了两下,打算上去制止这两个人幼稚的行为,然后开着的电视就插播了一条新闻,昭告所有人,托尼·史塔克AKA钢铁侠即将于下周二举行订婚典礼。

然后鹰眼立刻把它关了,房间里复又一片黑暗。

现在想起来自己扭头时候的幅度没当场把脖子扭断真是个奇迹。史蒂夫苦笑着,心里和喉咙口都滚烫滚烫的像是有无名的烈焰在燃烧——旺达和鹰眼把他劝回了房,他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只手郑重地按在膝盖上,岣嵝着脊背,另一只手里攥着那个老式手机,深绿的屏幕上显示着发信页面,收件人是托尼。

他总得做点什么,在这股火把他烧成灰之前。

 

“亲爱的托尼:”他的手很宽大,抓着小小的手机像是要捏碎它一样艰难地按键输入着,他转了个身让月光投射到屏幕上好看清——他仓促下买的老式手机屏幕居然都不会发光——一个字一个字地核对语法,好像这时候少了一个字母就是天大的事。

他卡顿了一下,慢慢地把“亲爱的”三个字删掉,肩膀更塌下来一点。

老天啊,他甚至没有勇气去打电话。战场上永远骁勇的史蒂夫居然在这里懦弱到为给老朋友的祝贺短信组织言辞,太笨拙了,又笨拙又可怜。

托尼可能甚至都不会看,他说不定连那封信也没看。史蒂夫自暴自弃地想着,没法解释他自己心里的这股茫然失落感。他可能早就把这破手机扔掉了,托尼是时代的领头人,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怎么会用这样一部好像来自上个世纪的手机?大家都知道他身边从来不缺新科技。

“关于法案——”这是什么业务短信的开头,删掉。

“我的朋友……”这让他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套近乎的老友,删掉。

“订婚快乐。”这个还不错。很痛,但是还不错。

他皱着眉头微笑了一下,吸气,呼气,另起一行,随意打了几句寒暄进去,却戛然而止突然不知道该继续输入点什么。

他内心的一部分想要感谢老天,另一部分想要去楼下把所有沙袋打穿为止。

即使史蒂夫还是不能相信托尼的婚期将近,他抬头顺着窗看外边的夜空,瓦坎达的月亮圆而亮,泛着清晰温柔的光,史蒂夫觉得脸上痒痒的。他忍不住想到还呆在复仇者大厦的时候,也有某个晚上的圆月,某个咆哮突击队占据了他全部梦境的夜晚,史蒂夫睡不着来公共层乱晃的时候,遇见过托尼。

那个时候的史蒂夫还不清楚对方父母死亡的真相,他只是钢铁侠忠诚、亲密的队友,不是什么身负罪恶滔天秘密的逃亡者——他从背后看着托尼,不发一言。

史塔克穿着睡袍站在一整面落地窗前,手上拿着一杯深红色的酒,头发乱翘着在他的后颈上打下凌乱的影子,而月亮给他镀上了一圈朦胧的光。这个角度的托尼·史塔克不像亿万富翁、不像天才、甚至不像钢铁侠,好像就只是一个累极了的旅人。他没有挪动过一分,只是挺着脊背从窗口俯视着整个城市,从史蒂夫的角度看来,他无凭无依却好像凌空于万家灯火、腾飞于万千星辰之上。

“hey,史蒂夫。”托尼开口,声音像大提琴一样低沉,从罗杰斯耳边划过,“多好的一个夜晚。”他仍然没有回头。

从那瞬间开始史蒂夫就知道他将对这个朋友宣誓永久的忠诚。

而现在托尼在世界的那一头,他们执行任务,配合,法案发布,争执,不欢而散,相互对立,继续争执,然后呢?托尼叫了那个皇后区的未成年小孩,蜘蛛侠,他永远不该那样对一个孩子,也永远不应该那样对旺达,他——停止!继续,托尼来帮他,他们发现了秘密,托尼想杀了巴基,他阻止了他。

 

永久的忠诚。


他内心猝然一痛,像是有谁使劲掐了一把他年迈的心脏一样,他把手机甩到床的另一角,精疲力竭地躺倒下去。

他弄不懂。

就好像七十年的沉睡卡住了他思考的齿轮一样,他弄不懂。


他既觉得托尼继续他的生活是好事,又微弱地希冀着对方和自己一样,仍然困在不知道哪里止步不前。他们曾经倾尽全力想要向彼此靠近,却又无声地渐行渐远。这是为什么?这是凭什么?他想咆哮,又想把自己的脑袋在墙上撞裂好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这些想法让他痛苦不已,托尼也曾经这样痛苦吗?有可能吗?他们在全力伤害彼此的时候,又彼此在痛着?

史蒂夫觉得好笑,如果让现在的他自己回到那个朦胧月光的晚上,他可能会扑过去,抢走史塔克手上的酒杯喝光,然后把他的酒柜砸烂了躺进去。

但是那天的他没有,那天的他甚至没能一下子读懂史塔克话里的话,他只是点头,惊觉背对着他的人也看不到,于是他回应了托尼一句“是啊”,然后在对方无声的沉默里离开了公共楼层,去健身房打了一晚的沙包。

可是他们当时与彼此又是那么的默契万分。并不是在说那种“噢我知道他吃薯条不喜欢蘸番茄酱”程度的默契,而是如果可以用今天之内两个人的死亡换取永恒的和平时,他们将无需言语,相视一笑并肩一同为了这个世界去死。

他们彼此了解,就好像托尼不问史蒂夫他为什么深夜出现在这里,就像史蒂夫总知道托尼话语里从来不是赞叹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夜晚。

现在想来,他也许不是没能读懂,只是象征性地略过了这样一个托尼对他掏心掏肺了的和平夜晚,他只是想变得忙起来,想埋葬些什么,而托尼在他忙于用双手填补那些沟壑时候来到他面前,朝他指指心口,对他说:

“嘿,也看看我胸口的这个大洞吧,它不流血,但是好痛啊。”

 

他猛地侧身把脸埋进身下的床单里。

噢,老天啊,老天啊,老天啊。

我爱他,该死的,我爱他,我爱他。



齿轮开始转动,心口的那把火终于烧进了他的眼里,让他刺痛万分地哆嗦了一下,是了,他骗自己太久了,以至于揭晓真相的时候像是撕开伤疤那样痛。

我怎么可能不爱他?

史蒂夫想抱着他轻声絮语那些爱意,夸他像那夜天上的圆月那样耀眼,骂他像该死的混蛋一样傻,在纽约大战的时候想追随着他死去,在他销毁那座城市的时候纵身与他一起落入海里。早在那个孤独的夜晚,他就想像第一次史塔克抱着那枚核弹一样搂着他,把他带到除了那个落地窗之外该死的任何地方,承认自己有多懦弱有多痛,然后亲吻他,抱他,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为止。他现在也想这么做,他一直想这么做。

罗杰斯翻身爬起,脑袋磕到凸起的床脚,在另一侧角落找到那部老式手机,删掉了所有无聊的寒暄,甚至删掉了托尼两个字,输入“我爱你”。

史蒂夫被水雾模糊的眼前闪回了决战那天托尼棕色的眼睛,他愣了一下,用力眨了一下双眼,不假思索地把这三个字存进了草稿箱里,新起了一封短信,仍然是发给手机唯一的联系人,标题:你等我。点击发送。

然后他迅速抓起了床边椅子上搭着的夹克,把手机揣进兜里,裹挟着夜色飞快离开了房间。


#END




想写的太多而我文笔又太差,厨力不够熬夜凑(。)现在看看真的不太行……大家请将就吃吧(痛哭

哎,想抱抱妮,又想抱抱史蒂乎

评论 ( 7 )
热度 ( 69 )

© Evaney | Powered by LOFTER